陷入睡美人的梦境,不愿醒来:《睡着也好醒来也罢》

陷入睡美人的梦境,不愿醒来:《睡着也好醒来也罢》

陷入睡美人的梦境,不愿醒来:《睡着也好醒来也罢》

滨口竜介的新片《睡着也好醒来也罢》,英文片名《ASAKO I & II》,ASAKO 是女主角朝子,她曾遇到一名让她一见钟情的男子麦﹙Baku﹚,交往半年后麦却不告而别了。两年后,朝子遇到长得一模一样的亮平﹙Ryohei﹚,她和亮平稳定交往数年,论及婚嫁,可此时,麦又出现了,现在的麦,成为了大明星,突然出现在朝子面前,想要复合。

陷入睡美人的梦境,不愿醒来:《睡着也好醒来也罢》

像是部少女漫画,就算有苦涩,也必定甜美吧。或者似乎并非如此?幽缓的电影中,似乎贯穿着如刀子般锐利而残酷的自私,以及对这份自私的毫无自觉。或就算自觉也没办法,像是以爱为名,一切就可以无限上纲。但又似乎,也并非如此。

到底,这并不是个恶女的故事,而是一个梦的故事。女主角朝子,像浮沉在梦里那样的安静遥远。从一个梦,渡进另一个梦,尽管其实是同一个梦的更深处。

那年,与麦的交往,她瞬间就跳入了命中注定般的耽溺,男孩的心晃悠着,就像所有那个年纪的男孩,但女孩却把全部自己都绑在上面。然后男孩消失了,女孩的灵魂也破漏着一点一点流光。然后她遇到了亮平,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哪,女孩顺随地栖居。亮平认定了女孩,想着整幅很远的人生,就像所有那个年纪的男人,但女孩仍在最开始的地方。女孩爱着一张幻影,那幻影有个模样,那其实既不是不羁的男孩或踏实的男人,那只是她近乎着魔的固执地钦点、接着把自己锁定的命运。

陷入睡美人的梦境,不愿醒来:《睡着也好醒来也罢》

也许这正是最糟糕的部份?一个始终都活在她的世界,你无法穿透,亦无法与之拉扯的人。

《睡着也好醒来也罢》流泄的诡异气质,来自于这部以爱为基调的作品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性。十年来脸孔没有一点老去的洁白少女,她的拥抱和亲吻里有种几乎是奉献或神圣的决绝,那里没有身体,甚至也没有大脑和心,而是一份纯粹、纯净的精神。而男孩,热情在自由与远方,男人呢,想的是平凡但安稳的家。在这段由女孩放射出去的三角恋里,无论爱得多深、多畸形,都与性无关(与之对比的是女孩那两个充满肉体感的闺密,无论是她们对男人动心的方式,又或者是理解自己的方式)。

而这件事,重新诠释了女孩,也赋予这部作品的终极调性——那是一个不需要身体、也因此没有任何下坠和腐烂的世界。

《睡着也好醒来也罢》展现了这样的生存寓言,又或者说是个实验,即是我们是否可能真把自己某个很核心的部分,越过任何妥协、稀释、消逝、连结,那么样地直接长成一个完整世界?是的,正是「世界可不可能只为我转动?」这样的思考实验。一个很小很小的我,一个在我里面唯一唯一的一件小事。地球据着极限小的支点,无邪地绕转着。

陷入睡美人的梦境,不愿醒来:《睡着也好醒来也罢》

睡着也好,醒来也罢,滑行在个人执念的绵延,没有重力、没有摩擦力,无论想要什么,都会降临。完美的男友就在那里,称职的闺密就在那里,刚刚好的清朗明亮的生活就在那里,岁月轰轰转着却不碾压什么、不毁坏什么。都是布景。风景换过一幕又一幕,每帧都是悬浮的蜃影,就像村上春树小说中那个挂着两个月亮的天空。

女孩是不会老的,因为时间从没有真正开始。整部电影,是个睡美人的梦境,她将在梦里漂流一辈子。那里有焦灼的哭泣、飘忽的笑、谜样的在场又缺席、切换开关般的打定又改变主意,爱贯穿地闪亮纯净,痛仍总是充满触觉,但这一切将如一套回路,重复又重复,永远是同一个样子。

一个不必醒来的美梦,是你我的梦想,它因此是有魔性的。我们看着,感觉骇异,却又骚动着想跳进去。像迷恋旋律的孩子,跟着吹笛手,一步一步走进山洞,永远回不了头。

All Images Courtesy of 东昊.

来源注明 酷客星球 均为文字原创,采用 BY-NC-SA 协议授权,转载请注明来源。

那年今天: